•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甘肅人物 >> 農業產業界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胡麻嶺最后的等待

    17-07-19 15:44 來源:中國甘肅網 編輯:張蘭琴

      小暑天的胡麻嶺太陽很大,光線刺眼。

      距離胡麻嶺隧道宣布貫通的6月19號,已經過去了18天。當天,整個隧道的工程只剩1號和2號斜井的部分正在加急收尾,開鑿隧道的山崗上,還有八九十號人在耐心等待。他們中有奮戰一線的工人,也有心思縝密的技術人才,還有不知道何時下班的后方保障人員。他們,一個也不能少。

      他們可愛,他們在施工前線的忙碌中等待,等待胡麻嶺隧道徹底竣工。雖然他們中很多人“來不及慶祝就得去下一站”,但他們想要一個漂亮的收尾,這樣他們好安心離開。

      最怕女兒問: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

      胡麻嶺隧道是千里蘭渝線上最后一座貫通的隧道。6月19號貫通的那一天洪維國也在現場,不過,他在后方,距離鏡頭的觸角還有些遠。他說,“那天機動車輛多,我在后方,根本沒機會走到前場。”

      胡麻嶺,因其附近盛產胡麻而得名,但在9年之前除了附近的幾個本地人,無人問津。9年后,因為蘭渝鐵路,因為蘭(蘭州)渝(重慶)鐵路全線控制性工程——胡麻嶺隧道而聞名。該隧道位處蘭州與定西交界處,總長13.61公里,地質條件極為復雜。其中2834米隧道地質屬第三系富水粉細砂巖以白堊系砂巖為主,粉細粒結構,泥質弱膠結,成巖性差,遇水弱化,施工難度大等,開挖支護極其困難,被業界喻為“世界難題,國內罕見”。

    胡麻嶺隧道掌子面一角 張喜棟 攝

      因為“富水粉細砂地層”,因為一再“推遲”蘭渝鐵路通車時間,胡麻嶺隧道烙在國內外38批次數以百計工程技術人員心中,被洪維國在內的工人們永遠銘記。

      “每天都在提心吊膽。”作為胡麻嶺隧道一號洞的領工員,洪維國平時主要負責一號洞的人員統籌和機械調配。但從他2010年來到胡麻嶺隧道工作,他沒想到自己會一待就是8年。他每天都在提心吊膽,生怕發生安全事故。為此,他每天在下隧道前,先都要進行工前講話,講話內容主要圍繞“注意安全、杜絕浪費”兩個核心內容展開。

      “隧道里作業很難,每個人都很害怕。最擔心的就是洞口塌方,所以我每天交接班時都要提前檢查隧道里是否安全,打著強光手電筒看隧道的上壁和側壁,看有沒有裂縫、新搭的拱架有沒有變形。一旦發現危險,就馬上吹兩下安全哨,指揮里面的工友逃出來。”他說。

      從30多度烈日當空的洞外走進新掘的隧道,眼前漸趨幽暗,直到大功率電力帶動之下的暈黃燈光出現,格局才算明朗一點。不過,此時拱形的雙側壁九宮格掌子面(掌子面又稱礃子面,是坑道施工中的一個術語。即開挖隧道不斷向前推進的工作面。)正在施工,從掌子面的地下坑道穿過,前后大概有5米長的掌子面連通坑道在不停的漏水,記者過去真是如履薄冰,心里打顫,但正是在這樣的地方,包括洪維國在內的一線工人在認真施工。

    技術管理員正檢查施工現場 張喜棟 攝

      洪維國當過兵,又是黨員,他說自己內心有著很強的責任感。深夜里,他常常會因為擔心隧道情況有變動而無法安然入睡。他告訴記者,“只要下洞工作,每隔20分鐘就要檢查拱架。每天都要從架子上爬上爬下,走好幾千步,重復檢查拱架。寧可施工進度慢一點,都不要發生意外。”

      作為領工員,他最怕出事。為了提高大家的安全意識,隧道貫通之前要進行安全演練,每月一次,哨子是他的指揮棒,因此還吹出了套路——“1聲長安全2聲短預警3聲連續要快跑。”2015年10月一號洞發生坍塌,由于洪衛國提前觀察到隧道上壁的裂縫,吹響安全哨,安排正在洞內作業的幾十名工人緊急撤離,傷亡才沒有出現。

      他是東北人,家定在西安,為了工作2010年又來到了蘭州。三地奔波,回家是他們最美好的時光,他說,在胡麻嶺工作的八年間回家的次數很少,自己對家里人很愧疚,尤其是對老婆和女兒。在平時,鐵路工人沒有假期,一般都是跟著工期安排走。忙的時候幾個月都休息不了,只有在過年期間可以回家待上幾天。

      “時間久了你和女兒之間會有代溝嗎?”

      聽到這個問題,洪維國笑得深沉。“這個我要感謝我老婆,她每次都幫我。剛開始,女兒1歲多時我才回家。孩子開始都不認識我,一直看著我。那種感覺很難受,說不上來。我老婆以前把孩子需要的東西買好,給女兒說‘這是你爸爸買給你的’。現在,孩子想要什么她都會提前告訴我,我就在網上買好寄給她,這樣我們之間的感情會好一點”

      不過,即便如此,跟他交談,話語間,記者能夠感受到這個鐵路工人面對家庭時內心的失落。他說,自己最怕在打電話時聽到女兒問自己“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因為他沒有辦法能給女兒一個確切的答案。他不想說出這種懸而未決的回答,留給女兒無盡的等待和失望。

      馬不停蹄向前

      隧道貫通的當天,馬廣良在內的大多技術工人在搖旗子。那天他們的隊伍分成了兩波搖旗,一波在上邊,一波在下邊,馬廣良所在的一隊在下邊吶喊,歡呼。另外,讓他有些慶幸的是,貫通當天他上了電視鏡頭,“應該有1秒”,他說。

      午后的胡麻嶺很安靜,除了電線桿上幾只被曬的很蔫的麻雀,不時嘰喳,整個山崗上幾只小狗懶洋洋的互相依偎,斜躺在屋檐下、大樹下,乘陰涼。

    技術工人馬廣良講故事張喜棟攝

      下午兩點剛過,胡麻嶺隧道的黨支書吳書記帶著一個看似剛剛睡醒的年輕人來到了會議室,“這是我們的技術工人小馬”。他叫馬廣良,昨天上的是夜班,白天正是休息補覺時間。

      他大學學的是工程測量專業,大學一畢業就干上了這一行。畢業后小馬就來到了胡麻嶺,“主要負責現場施工技術,確保工程質量過關”,小馬介紹說。

      心有所向,愛有所專。干隧道這一行,馬廣良自己比較感興趣,家里父母也很支持。回想起過去開鑿隧道的點滴,他說因為在大學期間輔導員經常對他們講述技術工人工作的艱難,那時他已對進入這一行業有了較為充分的思想準備。等真正來到胡麻嶺后,面對荒蕪與單調,小馬沒有抱怨,而是盡快地投入到了新工作當中。

      他說,白班夜班交替是這里工作的常態,自從2010年大學畢業來到這里他漸漸習慣。然而面對工程的技術與質量問題,這位年輕人感觸良多,也有很多驚訝與震撼。

      “開挖、立架、噴碼…”循環往復,這是他每天的常態。除此之外,他要與泥漿作斗爭,“隧道開挖中時有泥漿噴涌,使得工作進度不得不一次次延期,特別是在一次突發情況中一塊很大的巖石差點砸在我身上”,這讓他真切感受到了工作的危險性。枯燥、危險……種種因素的疊加使得小馬不由得心生退縮。但是轉念之間,想起自己當初的選擇,想想周圍同樣堅持的工友,他選擇了繼續留守在胡麻嶺。

    工人們正在隧道里休息張喜棟攝

      桴鼓相應,環環相扣。“隧道挖掘工作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系統,需要各個工種之間協調配合,精益求精。雖然有時面對返工的現實十分無奈與揪心,但我們仍然要輔助設計院等部門做好相關工作,以保證工程的順利完工。”

      近乎集中封閉式的工作使得工人們的休閑時光彌足珍貴。小馬說,平常閑下來的時候會去定西轉轉,到老鄉家里坐坐,或者給家人打個電話。提起四歲的兒子還有父母對他工作的支持,小馬的臉上浮現著微笑。也許在這份責任重大的工作背后,家人的愛意會是他不斷向前的持久動力。

      怕影響小馬休息,干擾到他的夜班工作,我們把采訪時間控制在了半小時左右。結束時,當記者問到隧道貫通那天小馬的心情,“激動”——小馬脫口而出。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許多工人馬不停蹄奮戰一線的影子;在他的回答中,我們也聽到了腳踏實地堅持不懈的決心。平日里一張很容易買到的火車票,凝聚著多少工人的辛勤與汗水,通過對小馬進行采訪,每個人都會明白這其中難以言說的鐵道精神。

      八月份胡麻嶺隧道將全部竣工,完工后他將繼續下一站。“這個做完我們要去'平涼—天水高速公路'段”,他說。

      下一站去哪里?想回家

      “2009年10月底,胡麻嶺下了一場大雪,下了三天。那是我第一次看見那么大的雪,因為在南方看不到雪。晚上出門,又是滿天的繁星,特別漂亮。”肖顏說,“剛來的時候,看到你們這里的山,光禿禿的不長毛,心情很荒涼。”

      她是四川金堂人,和馬廣良的求業軌跡有些相似,大學畢業就來到了胡麻嶺。那一年她23歲。她說,那一年她還年輕,正值青春花季。不過,慶幸的是,對抗初來胡麻嶺的荒蕪,肖顏不止一人,一塊兒同行的還有她大學的幾位同學,他們,朋友之間互相激勵,互相幫助。

      隧道的出口有風,易乘涼,沿著再過幾天將被填實的斜井進隧道,一路上,不見一位女性工作者。斜井與隧道交界的地方,向左,前行有三五工人正在進行火車鐵軌的布置工作;向右,再往前近千米處,工人們正在緊張有序的進行最后幾米的攻堅、修繕。據隧道1號斜井黨支部吳書記介紹,隧道因為其特殊性,如果沒有特殊需要,是不讓女性進入的。原因很簡單:隧道里陰濕、黑暗、工作環境惡劣,且危險性極高。所以,在隧道工作的女性工作者以從事輕體力等后方保障工作為主。肖顏就是這類工種中的一位。

      樂觀、開朗、活潑,這是這位川妹子給記者的第一印象。從09年10月份來到胡麻嶺之后,由于胡麻嶺隧道的修建工作困難重重,本以為兩三年就能竣工離開的她,對她最后能夠堅持到現在她自己也有些驚訝。她說:“能夠在胡麻嶺堅持這么久的時間,我覺得這跟心態有關系,我這個人吧心態就不錯。雖然這里山不青水不秀,但是空氣好啊,冬暖夏涼。”采訪過程中她一直樂呵呵地笑。

    胡麻嶺隧道出口張喜棟攝

      剛來時,她是胡麻嶺隧道調配混凝土的試驗員,那些時候她要面對攪拌機之類的工具,在后方做一些混凝土的配料工作,而且受限于隧道開鑿的各個環節為了緊密銜接,以她為代表的女工們的工作也不分早晚,非常辛苦。近九年過去了,現在肖顏的工作角色是一名資料員,“工作就是整理工程的各項數據資料,有些雜,而且沒得假期。”

      她與鐵路有些淵源。她的父親是名老鐵道兵,常年在外,父母跟著鐵路跑,肖顏也跟著父母跑。所以肖顏從小就對鐵路工作的性質有一定的了解和感觸,也習慣了鐵路的工作環境,適應性很強。“其實我是子承父業”,肖顏說道,但肖顏的哥哥的想法卻不同,“因為哥哥從小看到父母分居兩地,所以不喜歡這種工作的性質,尤其是對家庭而言”,“所以哥哥工作在家鄉,個人家庭也在家鄉”。

      女大當嫁,一待就是八年,而今接近三十歲的肖顏對此深有體會。說起戀愛結婚的問題,肖顏坦然表示,“跟工作還是有關系的”,“人家說的,如果說你要調不回去,要在前線上班,那這事兒就黃了”。由于都在胡麻嶺工作,肖顏和父親平時下班后也經常見面。當記者問道與父親見面都說些什么時,肖顏脫口而出:“天天吵架!”吵架也多因成家的問題而起。“他反正都是兩句不離結婚的問題”,“他覺得我太挑,但我覺得還是得多多考慮一下”。

      與父親爭吵是種關心,也是一種陪伴。雖然她每天下班要面對父親的“為難”,但她仍然慶幸身邊不遠處還有父親的身影。“雖然老是吵架,但至少也是溝通”。肖顏還表示集團對她們很關心,為解決職工的婚姻問題,經常舉辦集團內部相親會。“集團對男女職工的婚配問題還是很關心的,尤其像這種搞工程的,所以我們集團會提供條件,每年都會組織一兩場”。

      但相比個人問題,面對夏季還算青翠的定西山丘,面對即將封蓋的1號斜井,她的心思已經靠近家鄉。我問她:“下一站想去哪里?”

      她說:“我想回家。”

      (校園記者 張瓊 王鈞 解佳偉 張喜棟 指導教師 魏占興 郭翠玲 王臻)

    精彩推薦

    •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胡麻嶺最后的等待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胡麻嶺最后的等待
    •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裕固圣地 天凈草茵 ——肅南印象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裕固圣地 天凈草茵 ——肅南印象
    •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裕固族服飾“非遺”傳承背后的故事 【新聞學子重走西北角】裕固族服飾“非遺”傳承背后的故事
    • 【隴人相】高溫烤不化的堅守——記網絡接線員的一天 【隴人相】高溫烤不化的堅守——記網絡接線員的一天
    • 創城建設  蘭州西關十字臨夏路交通頑疾得改善(圖) 創城建設 蘭州西關十字臨夏路交通頑疾得改善(圖)
    • 蘭州:212國道西果園路段環境衛生差 焦家灣路附近馬路市場占道(圖) 蘭州:212國道西果園路段環境衛生差 焦家灣路附近馬路市場占道(圖)
    • 蘭州西固“班主任工作室”加入創城行列(圖) 蘭州西固“班主任工作室”加入創城行列(圖)
    • 不再晾曬油渣 蘭州洄水灣96號小區居民舒心了(圖) 不再晾曬油渣 蘭州洄水灣96號小區居民舒心了(圖)

    關注我們

    中國甘肅網微博
    中國甘肅網微信
    甘肅頭條下載
    甘肅手機臺下載
    微博甘肅

    新聞排行

    1   王軍當選為天水市人民政府市長
    2   配合寶蘭高鐵客流集散 蘭州西客站北廣
    3   H5丨香港20年的 “變”與“不變”
    4   H5 | 永遠跟黨走 慶祝建黨96周年
    5   肖春任蘭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6   H5 | 第二十三屆中國蘭州貿易洽談會邀
    7   H5 | 蘭洽會——2017中國西部創客節
    8   H5 | 脫貧攻堅進行時 林鐸書記這樣說
    9   嘉峪關市多方發力 全力創建全國文明城
    10   武威天祝白牦牛: 涼州南山雪峰青草孕
    分享到
    美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